专家1:
专家2:
专家3:
专家4:
咨 询:

首页 > 病友乐园 > 抗癌明星 > 凌志军

凌志军

2012/11/12 11:12:21
0人评论
1141次浏览

2007年2月,凌志军被诊断为“肺癌、脑转移”的概率是 98%,即“肺癌晚期”。北京、上海两地名医会诊,几乎一边倒地判定他活不过3个月。然而,今年 3月15日,新一轮复查结果:颅内病灶几乎完全消失,肺部和腹部未见新的异常,癌胚抗原指标回归正常,脚踝骨的阴影正在淡化,…

2007年2月,凌志军被诊断为“肺癌、脑转移”的概率是 98%,即“肺癌晚期”。北京、上海两地名医会诊,几乎一边倒地判定他活不过3个月。然而,今年 3月15日,新一轮复查结果:颅内病灶几乎完全消失,肺部和腹部未见新的异常,癌胚抗原指标回归正常,脚踝骨的阴影正在淡化,手术后幸存的那片肺叶生长壮大起来。医生对他说,“不要再把自己当做病人啦!”
他在发病时曾写下“10件最想做的事”。其中第10件是:告诉所有癌症患者和他们的家人,癌症并不可怕。《重生手记》可说是一个“向死而生”的传奇,是一本“生命之书”。
在这五年的治疗和康复期间,凌志军系统地总结了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包括:治癌三项基本原则、救命四条基本依据、值得信赖的医生九大特点、少犯错误的十条原则、规避导致治疗失败的八种思维模式、康复九策等。
他的妻子赵晓东说:“厄运可能会随时随地降临到每一个人身上,志军和我也不例外,但我们仍旧积极乐观地生活。志军的康复,当然首先要归功于医学的手段。但是我一直坚信,爱情、亲情和友情的力量,同样会在我们的生命中产生奇迹。即使它无法起死回生,仍可以让我们超越肉体的痛苦,达到心灵的安宁。”
1靠脑子救命,而不是靠腰包救命
记者:在书中,你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为读者展示了医疗行业存在的种种问题,专家问诊敷衍,医生态度居高临下,市场经济利益纠葛,医院、科室之间存在的壁垒等等,说实话,看到这些,我对看病似乎更没有信心了,你作为社会精英都会遭遇这些,作为一名连见专家面都很难的普通患者,他要用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些?

凌志军:在我们的国家,癌症患者面临的情况不大乐观。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三年内死去,能够活过五年的只有20%左右(根据不同的报告,我国肿瘤病人的“五年存活率”在10%~30%)。这不仅大大低于美国,也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我明白癌症治疗仍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对自己的求生机会不敢有更多奢望,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象,有没有可能让我们国家癌症患者的“五年存活率”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呢?如果能,那么,在那些死去的癌症患者中间,每五人中就会有一人不至于死去。进而设想,如果我们的“五年存活率”达到美国的平均水平,那么每五个死去的人中间,就会有三人活下来。
用已经公布的“世界平均水平”和“美国平均水平”做参照,我可以大致推算出,在我们国家每年死去的大约200万癌症患者中,有30万~100万人本来不至于死去,至少能活得更长些。
但是医患关系不好,我认为两方面都有问题。我在书里说到了一些医生的问题,那是用一个患者的眼光观察所得。但我并不想责备哪一个医生。因为医生的问题是更大的社会问题的反映。当然我知道患者也有自己的问题。其中有一些我在书里也写了。比如我自己有时候也会有一些怨言,甚至不满,但是一个清醒的理智的患者不会让一个不好的医生影响自己的情绪,而是想方设法去寻找好医生。事实证明,好医生还是不少的。遇到好的医生一定要给他(她)最充分的信任;遇到不好的医生你也用不着发火,转身离开就是了。
记者:你提到,对于医生和专家的建议要有自己的判断。然而对于没有条件接触不同观点和周围人不具备医学背景的普通患者,你认为他们应该怎样理性地做出判断?
凌志军:作为癌症患者,要想不犯错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打击袭来时,我们都会惶惑不安,还会无所适从。我们的第一个念头是到医生那里去寻求救命之道。医生有许多话很权威,也很有意义。不过,我还注意到,医生也有很多话并没有真正的价值。这些话里传达的信息常常引起我们的过分依赖,甚至误导了我们的注意力,以至朝着一个错误方向走去,我们却还以为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所以,我们要靠脑子救命,而不是靠腰包救命。
就像我书里写的:
作为癌症患者,我们应当
有足够的坚强,去接受那些你应当接受的治疗;
有足够的勇气,去拒绝那些你不应当接受的治疗;
有足够的智慧,去分清哪些治疗是你应当接受的、哪些治疗是你不应当接受的。
2
亲情友情至关重要
记者:在生病期间你面临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凌志军:就是心态问题吧。我必须说,其实周围的人很重要 如果周围的人能够冷静、理性,而不是在你跟前造成一种很紧张的、很激烈的、很偏激的情绪的话,对病人会很有好处。我的家人和朋友在当时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比较好的情况就是我们有默契,互相之间不会有隐瞒病情的事,我们可以很心平气和地去谈论这个病,去分析各种各样治疗手段的利弊,去分析哪个医生是值得信任的,他们的冷静和智慧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比如,我的妹妹、哥哥和家人,大家齐心协力。实际上,我得到他们很多方面的帮助,不管是直接的、间接的还是无形当中的鼓舞 癌症患者周围的亲友是非常重要的。
兜里有钱的病人喜欢说,我有钱,你们想怎么治就怎么治,用最好的药,找最好的医生。没有钱的人呢,还可以找媒体募捐。但是,用大笔的钱很容易诱导过度治疗。医院的利益和医生的利益建立在给癌症患者的治疗基础上,医生通常给一个病人治病的潜在条件是两个:你有多少钱;你的身体基础好不好。你要是有钱,身体底子又好,这就构成了他们给你下狠药的基础。在有些情况下,有钱恰恰不能救你的病,反而害了你。
记者:在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你始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甚至在刚刚查出癌细胞多种转移当天,还镇定自若地喝了六碗疙瘩汤。在治疗的五年中,你从来没有过绝望或者心情极度昏暗的时刻吗?
凌志军:2007年2月,医生在我的颅内发现两处病灶,诊断“肺癌、脑转移”的概率为98%,也可以说是“肺癌晚期”。医生当时认为,我已经活不过三个月了。
此前我的身体还好。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我的家人都蒙了。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与死亡如此接近,真切地感受到一个癌症患者的恐惧和绝望。当时我了解到:过去30年,癌症患者的数量以每年3%~5%的速度增加着。“癌症就是绝症”“确诊癌症等于宣判死刑”,已是民众中普遍的看法。2012年,全世界死于癌症的人有可能超过1000万。
这局面对于我的信心是个相当大的打击。但也就在我最绝望的日子里,我认识的一些美国人不约而同地告诉我,癌症不是绝症,而只是一种慢性病。他们说,在美国,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来看待癌症的。
我对这种说法将信将疑,于是试图考证它是否有根据。结果发现,美国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在最近10年里第一次被遏制,转而呈现下降趋势。癌症患者的“五年存活率”,即医学上所谓“治愈率”,提高到81%。世界卫生组织才能公开宣布,三分之一的癌症可以预防,三分之一可以根治,三分之一经过治疗可以长期生存。一些研究机构还进一步证明,癌症患者中有一部分人能够不治而愈。
我第一次知道这些事实的时候,感到非常意外,因为这与我自己对癌症的认识是如此不同,与我们国家的癌症治疗现状也是大相径庭。我似乎看到大洋彼岸出现的一线曙光,然而它距离我们那么遥远,就像在一条又长又黑的隧道尽头的一盏灯烛。从此以后,我逐渐找回了智慧和勇气。
3
停下来,看看路上的风景
记者:在面对癌症时,很多患者的亲人会不知所措,有人会不惜一切买昂贵的药,有人会有病乱投医,有人甚至会相信神婆,在你看来,作为患者的亲人,他们应该保持怎样的心态和状态?
凌志军:花钱多的办法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办法(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可能要花不少钱也可能花不了多少钱)。详细的我已经写在书里了。
记者:你给自己列出最想做的10件事中,有的事情看起来很平常也很容易做到,比如:再吃一次清蒸鲥鱼,再为儿子做一顿饭。为什么在那个时刻这些会成为您最想做的?现在最想做的10件事应该都已经做到了吧,您还有没有新的目标?
凌志军:其中第十条是:告诉所有癌症患者和他们的家人,癌症不可怕。2012年9月,这个愿望实现了,我的新书《重生手记:一个癌症患者的康复之路》出版上市。希望它对癌症患者及家属有帮助。至于新目标,就是过好每一天吧。
记者:在经历了生死后,你对于生命、亲情、事业等一定有很多不同的感悟,能跟大家分享一些吗?
凌志军:太深刻的感悟说不上,但是现在完全换了一种活法。我的日常起居习惯彻底改变了。我每天花上半小时喝一小杯咖啡,再花上一小时吃一顿早饭。我再也不会匆匆忙忙地赶去上班,当人们夹在拥挤的车流里干着急的时候,我正在餐桌前消磨时间。
对我来说,时间不再是金钱,不再是完成工作进度的承载体,它只不过是我告别死神走向康复的桥梁。手表早已不知丢到何处,手机也不再如影随形,电脑里的工作日程表已经空白了很久。精心安排采访顺序、排列访客日程、分秒必争地追赶写作进度,已是非常遥远的事。在我以往的生活中每每激起无限激情的那些东西,现在都已看淡了。我每天的很多时间是在户外度过的。在湖边踏青,在林中漫步,深深地吸进野草和泥土的味道,或者坐在阳台上,阅读一本40年前读过的老书。我习惯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音乐里闭目养神,习惯了眺望远山近水和蓝天白云,习惯了悠闲自在地吃一顿午饭,再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然后等待黄昏的降临。
这样的生活方式,那些胸怀大志的人可能不会接受,但是对我这个命在旦夕、无欲无求的人来说,却是最适合不过。过去几十年,我已经习惯于忙碌。而现在,我发现自己挺容易地习惯了无所事事。在忙碌了大半生之后,可以这样来体验生命,真是奇妙。
来源:本站

<友情连结> 手機版 环亚娱乐ag88登陆 环亚娱乐注册 博天堂娱乐游戏平台 电影热潮强劲来袭--Online Casino安万达国际影城 电影热潮强劲来袭--淮安万达国际影城